咸咸的海风

假装此处有标题


“三年零一个礼拜,我终于学会忍耐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戒烟》

街头突然放起了《戒烟》,竟然是很多年前《oxlxs》的导师合作舞台版本,林彦俊突然停下了脚步,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在舞台上低头吟唱的人,眼里有着星星,又仿佛是泪。
“哥,干嘛突然停下啦!”走出很远,发现自家哥哥并没有跟上,只能跑回去找人的妹妹抱怨。
“没事,就突然想到了一些东西。”林彦俊很好的隐藏起眼底的想念,“走啦,我明天又有通告了,今天好好陪你买东西啦。”拽着妹妹大步走向商场。

那年的香蕉娱乐,还只是挂着“王思聪的公司”的六个字的大头衔,他们也只是众多追逐明星梦的人之中的几个。担心每个月的考核,担心最后能不能真的成为偶像,却又有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一腔热忱。
“这个是新加入的成员,来自马来西亚的尤长靖。”
那是林彦俊第一次见到尤长靖,那个时候的尤长靖虽然肉肉的,可他的笑容却那么灿烂。仿佛蘸了蜂蜜,甜腻腻的。林彦俊想。
这个听起来很有长进的男生,唱歌意外的好听。

林彦俊一直知道别人对自己的评价,无外乎高冷,难相处,龟毛,洁癖。
林彦俊也知道,相处久了,会有感情,一旦从自己的世界离开,就会很难过。所以他一直控制着和别人的距离,礼貌而不疏远,不远不近的距离刚刚好。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“你很帅诶。”
刚练完舞,林彦俊坐在边上,一边看着录下来的视频找不足,一边喝水平复呼吸,却意外的听到了软软的夸奖声。
是尤长靖。
“谢谢。”林彦俊并不适应这种直白的夸赞,也不能这么说,应该是自从来了公司就没人这么直白的夸赞他。抿了抿嘴唇,浅笑。
“诶?你有酒窝诶!”尤长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,笑的快看不到眼,伸出手好像想戳一下,又怯怯的缩了回去。
林彦俊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他不习惯别人的过分亲密。
但好像也不赖。

林彦俊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熟络的,反正莫名其妙就多了一个小跟班,就有个人会在他身边碎碎念。
“啊林彦俊我好饿哦。”
“林彦俊你听到我胃的叫声了嘛。”
“林彦俊今天你陪我跑步哦。”
“林彦俊林彦俊这个很好吃诶,你尝尝。”
“林彦俊你看我这个动作对不对。”
“林彦俊啊,你这个地方唱错了,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“林彦俊林彦俊,你是不是降了一个调哦,明显低了很多诶。”
“林彦俊你又偷偷点外卖了哦,都不分给我。”
“林彦俊又被罚跑了哈哈哈哈哈哈,正好可以陪我一起。”
而林彦俊也难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做起了恶作剧,比如晚上在宿舍给尤长靖和高茂桐讲鬼故事,粗神经的高茂桐总是听完就睡,胆小的尤长靖总是在床上烙烤饼,然后怯怯的喊着林彦俊。
刚开始,林彦俊会故意装睡,然后假装被叫醒,假装不耐的说“好啦好啦给你让半张床。”
到后面,尤长靖每次听完林彦俊的鬼故事就抱着枕头爬到他的床上,故意凶凶的说“都是你的错啦。”
然后林彦俊一般都是笑着说,“好啦,都是我的错,我这不是给你腾了半张床赔罪了嘛。”
再后来,林彦俊把床挪到了尤长靖的床边“尤长靖,我会一直睡在你身边的吼,不要怕吼。”

因为尤长靖的缘故,林彦俊和队伍里其他人的关系都好了起来。
休息的时候,林彦俊也会给他们讲一些冷笑话,然后看着他们一脸懵逼,或者一脸抗拒,自己笑的头都快掉了。
哦对,尤长靖总是吐槽自己笑起来就像脸部表情控制系统失控了。林彦俊每次都因着这个在小本本上记着。



/
其实我想写玻璃渣的,可是发现怎么写都甜腻腻的(摊手)
也是很无奈的